文学摘录

鲁迅

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古来时常吃人,我也还记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书上写着这许多字,佃户说了这许多话,却都笑吟吟的睁着怪眼看我.
我也是人,他们想要吃我了!

A Tale of Two Cities——《双城记》

人们谈论他说他的脸是在那种地方见过的最平静的脸.当西德尼·卡登迈着最后的步伐向死亡走去时,他的脑海中想到了什么呢?也许他看到了未来……
“我看到巴萨德、德法热、法官们都在这个可怕的机器下面死去.我看见一个美丽的城市正在这片可怕的土地上建立起来.我看到新一代的人民将在真正的自由中生活.我看到我为之付出生命的人们,他们幸福安宁的生活在我再也见不到的英国.我看见路西年老的时候,每一年的这一天都会为我哭泣,我知道她和她的丈夫会一直到死都记着我.我看见他们的儿子,有着和我一样的名字,现在长成了一个男人.我看见他成了一位著名的律师并通过他的工作而使我扬名四方.我听见他给他的儿子讲起我的故事.
我做的是一件很好的事.它远远好过我所做的所有的事.它将是一个很好的长眠,远比我所知道的要好.”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时,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耻.这样,临终前他就可以自豪地说:“我已经把自己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奋斗.”

《三国演义》篇尾诗

高祖提剑入咸阳,炎炎红日升扶桑;光武龙兴成大统,金乌飞上天中央;
哀哉献帝绍海宇,红轮西坠咸池傍!何进无谋中贵乱,凉州董卓居朝堂;
王允定计诛逆党,李傕郭汜兴刀枪;四方盗贼如蚁聚,六合奸雄皆鹰扬;
孙坚孙策起江左,袁绍袁术兴河梁;刘焉父子据巴蜀,刘表军旅屯荆襄;
张燕张鲁霸南郑,马腾韩遂守西凉;陶谦张绣公孙瓒,各逞雄才占一方.
曹操专权居相府,牢笼英俊用文武;威挟天子令诸侯,总领貔貅镇中土.
楼桑玄德本皇孙,义结关张愿扶主;东西奔走恨无家,将寡兵微作羁旅;
南阳三顾情何深,卧龙一见分寰宇;先取荆州后取川,霸业图王在天府;
呜呼三载逝升遐,白帝托孤堪痛楚!孔明六出祁山前,愿以只手将天补;
何期历数到此终,长星半夜落山坞!姜维独凭气力高,九伐中原空劬劳;
钟会邓艾分兵进,汉室江山尽属曹.丕睿芳髦才及奂,司马又将天下交;
受禅台前云雾起,石头城下无波涛;陈留归命与安乐,王侯公爵从根苗.
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鼎足三分已成梦,后人凭吊空牢骚.

《简爱》

你以为我穷,低微,不漂亮,我就没有灵魂没有心吗?你想错了! 我和你一样有灵魂,有一颗完整的心!要是上帝赐予我一点姿色和充足的财富,我会使你难以离开我就如同我现在难以离开你一样,我现在不是依据习俗、常规,甚至也不是通过血肉之躯同你说话,而是我的灵魂同你的灵魂在对话,就仿佛我们两人穿过坟墓,站在上帝脚下,彼此平等—— 本来就如此!”

《巴黎圣母院》

假若你想得到一个古代巴黎的印象,那是现代巴黎不能给予你的,那就请在一个盛大节日的早晨,当太阳从复活节或者从圣灵降临节升起的时候,攀登到一个可以俯瞰这首都全景的高处,去倾听晨钟齐鸣吧.去看看天空一角的颜色-----那是阳光照射成的,去听听成千座教堂一下子颤抖起来,起先是一阵丁当声从一座教堂响到另一座教堂,好像音乐家们宣告演奏就要开始一样.突然之间,你看吧(因为耳朵有时好像也有视觉呢),看看同时从每座钟楼里升起一根根声音的圆柱,一片片和声的云烟.最初,每座钟的振动笔直地、简单地升起来,也可以这么说,它不和其他钟的振动相混,一直升到早晨灿烂的天空里.随后它们逐渐愈来愈搅在一起,混在一起,成为一个壮丽的大合奏.现在只有一大片响亮的颤音不断地从无数的钟里升起,在城市上空漂浮,波动,跳跃,回旋,并且把它那震耳欲聋的颤音扩散到远远的天边去.但这和声的海洋并不是一片混乱,它既深沉又辽阔,而且又不失其明朗性.你可以看见成群的音符从每只钟里蜿蜒而出,跟随者这木铃和巨钟的时而尖厉时而低沉的和鸣,你可以看见各种八度音程从一座钟楼跳到另一座钟楼,你可以看见它们飞跃地、轻捷地、响亮地从银钟里出来,落到木钟里就变得嘶哑而破碎.在它们之中,你会特别赞赏圣厄斯达谢教堂的七口钟的忽起忽落的变化多端的音阶,你看见从每个方向跑来了清亮而急剧的音符,作了三四个光辉的转折,又像光一样消逝了.那边是圣马尔丹寺院尖锐而薄弱的歌声,这边是巴士底狱的悲惨而枯竭的调子,另一边是卢浮宫大钟塔的歌唱性男低音.王宫的御钟不断向各个方向抛掷它那华丽的颤音,圣母院钟塔上沉重的钟声均匀地落在它上面,使它像一块铁砧在铁锤下闪出了火花.你时时还听见来自圣日尔曼·代·勃雷大寺院的钟乐三重奏的各种声调,这一雄壮的乐声逐渐散开,让路给突然升起的圣母颂-----它像一顶用星星缀成的冠冕一般凸现出来.在下面,在这个大合奏的最深处,你可以模糊地分辨出教堂内部的歌声从拱顶的颤动着的洞孔里传出来,这实在是一部值得一听的歌剧.一般说来,巴黎在白天发出来的种种声音,是这座城市在讲话;夜晚的声音,是这座城市在叹息;而刚才提到的那些声音,则是这座城市在歌唱.把你的耳朵朝向这些钟的合奏吧,听听那五十万人的絮语,那河水的永恒的呜咽,那风的无休止的叹息,那天边山岭上四座森林的象管风琴那样遥远而低沉的四重奏.听听那最中心的排钟吧,它那最尖细和最沙哑的声音怎样融化成为一种中等的响度.你说,世界上还有什么能比这钟声和铃声的汇合,比这个音乐的大熔炉,比这支在三百呎高的云端里同时吹响的石笛,比这座象乐队似的大城市,比这象暴风雨在咆哮似的大合奏更为壮丽、更为辉煌、更为灿烂的呢?

Last modification:November 17th, 2019 at 11:48 am
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

Leave a Comment